甜甜圈🍩

超级制霸可逆不可拆!!

第96次告白(上)

*我高估了我自己…我以为能一发完的

*分为上 下两篇。下篇会有car🚗 

*久等







“阿zun——”


饭局上突然爆出一句童言。


小小农咬字还不够清晰,在大人们的谈话里插出念了一遍小小橘的小名。


被打断的人不恼,“阿俊,小农很喜欢你哦。”


小小农的妈妈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小小橘,弯弯的眼角和坐在身边的儿子有几分相似,“他好久没笑得那么开心了。”


邻里之间的聚会气氛是轻松的,大人们欢笑着聊回了方才的话题。


只有小小橘看了一眼笑嘻嘻的人,别扭着撇了撇嘴,低下头时耳根悄悄红了。


“什么是喜欢吖?”


小小农扒了两口饭忽然抬起头问妈妈。


“看见他就想笑,想到他也想笑哦。”


小小农似懂非懂地点点了头。


小小橘放下了碗筷,含糊着说了一句我吃完啦就蹦哒着到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积木玩了。


小小农心不在焉吃了几口也从椅子上起身,溜到小小橘身边。他盯着小小橘,小小橘不自在地抬起头回视着。


“干嘛哦。”


奶里奶气的,像是嗔怪。


“阿俊,我喜欢你哦——”




//////  //////




小橘冷冷的酷酷的,这一点让他在女生里很受欢迎。小农很可爱很讨喜,这一点让他在所有人里都很受欢迎。


“板着脸干嘛啦。”


在欣赏国小举办的六一晚会节目时,小橘也只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坐在旁边的人凑到他耳边,“我喜欢你。”


“看表演啦!!”


切,谁说小橘只会板着脸。


明明害羞的样子比谁都可爱嘛。




“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不好。”


“从前有座山——”


“我都说了不好诶…”


“山里呢,有一间小木屋。木屋里有两个男孩。”


小农指了指自己。


“一个叫农农。”


小农再指了指小橘。


“一个叫俊俊。


“然后呢——农农呀,其实有一个小秘密,但他不敢告诉俊俊。


“这个秘密就是——


“农农喜欢俊俊,喜欢的不得了!”


“陈立农你讲故事的水平真烂!”




“农农想考哪个国中?”


“有阿俊的。”


“为什麽噢?”


“妈妈说,这叫喜——欢——”




林彦俊第一次收到情书是17岁。


他打完篮球在换衣间里接过尤长靖交递给自己的一纸情书。“刚才一直看你打篮球那姑娘给你的。”


白白的信封前有一根红色的线打成了蝴蝶结的形状系在一起,林彦俊拆开取出信纸没看两行就被抽走了。


“喂。”


林彦俊伸手想夺回,却反手被黑着脸的人握住了手腕。


“你……”


见到陈立农的那一刻林彦俊一下子说不出话了。


陈立农见四下无人,把林彦俊堵到墙角。


“彦俊不可以收别人的情书噢。”


“彦俊不可以答应别的女孩子噢。”


“彦俊不可以写情书给除我以外的人噢。”


“彦俊不可以不喜欢我噢。”


“彦俊不可以忘记我喜欢彦俊噢。”


林彦俊轻轻推开了身前的人,哼了一声径直走出房间。


切,臭屁的小孩。


明明自己收到的情书比我还多嘛。




林彦俊发现自己的桌肚里又多出了一封情书,只不过包装没有那么细致,不过是拿了一张纸对折起来罢了。


他打开,纸上写了四个字:


【我喜欢你】


有人写情书还不落款吗?


林彦俊正正反反翻来覆去看了好几眼,还是没有署名。


他抬首环顾一圈,发现了坐在斜后的陈立农一直注视着自己。两人对上了目光。


确认过眼神,是送情书的人。




“干嘛和别人打架!”


林彦俊撩起陈立农的刘海,在看到淤青的那一刻还是顿了顿。


“嘶——痛诶!”


药水擦到额头的那一刻他忍不住浑身一颤。


“他们说你坏话啊!”


陈立农委屈地撇了撇嘴。


“不要理嘛!”


“可我喜欢你嘛!怎么可以听到别人说你不好!”


“大笨蛋自己上药啦!”


陈立农特别喜欢林彦俊红了耳朵的样子。


可爱。他得意地勾了勾唇角。




“立农学长!”


“陈立农门口有人找啦。”同桌许凯皓用胳膊肘碰了碰埋头整理笔记的人。


“立农学长你有对象吗?”


小学妹低着头一副娇羞的模样。


“啊?我吗?”


陈立农想了想林彦俊算不算,好像不算。又好像算,算半个的那种?诶,林彦俊有没有答应过自己和他在一起?有吗?没有吗?


“学长?”小学妹看着发呆的人试探性问道。


“啊啊啊……那个……”


“没事就不要堵在门口。”


清冷的男声从陈立农身后传到耳里,“让一下哦,立农学长。”林彦俊扯着嘴角阴阳怪气道。


“好的,彦俊学弟。”


陈立农不堪示弱道,虽然眼前的人比自己要大。


“不好意思哦学妹,我有喜欢的人啦。”


他看着远去的人背影,“但还不是我的对象。”




林彦俊脸色一天比一天差。


“林彦俊,你还OK吗?”班主任皱了皱眉。


坐在底下的人摇了摇头,继续埋头动笔。嗓子哑了快一周了,还是没有好。这几天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攥紧了笔,连咽口水都发疼。


打铃的时候所有人都趴了下来,林彦俊也是。等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忘记打水了。


但是空空如也的水杯现在已经灌满了热水。


下意识的回头,陈立农眼圈黑黑的,但眯着他笑的时候,有光。


“喜——欢——你——”


林彦俊看懂了嘴型,连忙转回了身子。




“放学了啦。”


陈立农拍拍林彦俊的肩,后者不为所动。


“回家再写啦,我好饿。”


他瞟了一眼对方手中的数学卷子,拖着音道。


“饿——阿俊——”


“啪!”


笔被重重摔到桌上,林彦俊起身凶凶地瞪着陈立农,“学校里不要这么叫我哦。”


“没人。”陈立农委屈地撇了撇嘴,让林彦俊有一瞬间心软。


“我喜欢阿俊!”


他刚想退一步,不料陈立农忽然调高了声响好似昭告全天下一样。


“学校就是不行!!!”



拾壹


“我喜欢阿俊。”



拾贰


“我很喜欢阿俊。”



拾叁


“我超喜欢阿俊。”



拾肆


“我特别喜欢阿俊。”



拾伍


“我无敌喜欢阿俊。”



拾陆


“我有那么那么喜欢阿俊。”



拾柒


“我……”


“闭嘴!”


林彦俊觉得自己不该给陈立农机会,以至于放学路上他的耳根几乎没有清净过。



拾捌


陈立农认识了一个香港来的朋友。


“陈辣…弄……”


小屁孩学粤语的样子有点别扭有点可爱。


“黑…风…黑凤梨!”


小屁孩表白的样子就很酷,有在耍帅。



拾玖


“老虎油。”


“什么?”


“爱老虎油。”



贰拾


陈立农没来上课,听说感冒了。


林彦俊觉得自己按道理作为一起长大的邻居朋友应该去慰问一下。


怪怪的。他撇了撇嘴,就好像应该…矜持一点?


但他还是买了一箱草莓牛奶去看望陈立农。


“彦俊来啦。”


陈立农“噌——”从床上弹起。


“笨蛋哦,那么大的人还会感冒。”


他没好气地说,陈立农倒是笑眯眯地应。


“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凭什么?”


唔。躺在床上的人琢磨了一会儿。


“因为我喜欢你哦!”


“瞎掰!”坐在旁边的人作势要走,结果被病人扯了回来。



贰拾壹


“要喂,手痛。”陈立农指了指放在一边的白粥。


“扯。你怎么不浑身痛。”


“那你会背我洗澡吗?”


“不会!”林彦俊扯了扯嘴角,将白粥送到人嘴里。轻轻的,是属于他的温柔。


“吼喜花阿巨!”


“再说话自己吃哦。”



贰拾贰


陈立农眼巴巴看着草莓牛奶,可是林彦俊不让喝。


生病期间要吃的清淡,忌甜。


如是说。


“我喝了两天白粥了。”委屈地嘟了嘟嘴。


“其实阿俊亲亲我就好了…”他嘟囔。



贰拾叁


这倒是提醒陈立农自己还没亲过林彦俊呢。


生病期间也要想着林彦俊,宜甜。


如是想。



贰拾叁


陈立农身体一好就回学校了,美名其曰是不想落下进度。但分明是想见到一个人嘛。


看到他,就是最最最最好的良药噢。


药名 喜欢。



贰拾肆


林彦俊中午喜欢去图书馆,陈立农以前是不喜欢的。


现在,也算不上是喜欢。


陈立农喜欢的是,看着坐在对面的人专心致志的样子,周围静悄悄,好像整个星球只有他们一样。


这种感觉,比书有意思多了。



贰陆伍


“彦俊——”


林彦俊抬头,朝着陈立农做了个【嘘】的手势,再指了指图书馆门口安静的标识。


陈立农乖乖不说话了,但他仍旧盯死死。


双眸干净透彻。


眼睛会说话噢。



贰拾陆


等到林彦俊合上书本的时候,陈立农不知道何时起已经睡着了。


伏在桌上,脸埋在臂弯里。


一本笔记本放在桌上,窗外的秋风带动了纸张,最末一页的最后一行,端端正正写了两个字。


阿俊。


哦,不只两个字。阿俊的后面还有一个小心心。



贰拾柒


“陪我来图书馆,自己还睡着了。”


林彦俊插着口袋疾步,陈立农跟在身后揉着眼。


“啊,太无聊了嘛。”


他发现今天林彦俊有点不同,往常无论走的多块都会停下来等等身后的人,可今天快走到了教学楼,林彦俊也没正眼看一下自己。


“彦俊,你不开心吗?”


林彦俊不喜欢陈立农的一点是,他什么都能看出来。“你喜欢我吗,陈立农。”


“喜欢。”


“先上课吧。”林彦俊放慢步子,拍了拍陈立农的肩,“没有不开心。”他安慰道。


林彦俊还是没有告诉陈立农他在图书馆里听到了什么。


没有质问陈立农到底喜欢自己哪一点。


没有劝陈立农不要喜欢自己了,不值得。


可是为什么,开不了口呢?



贰拾捌


陈立农想要还给林彦俊那天图书馆他给自己披上的外套,但是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后人影也找不见。


“长靖啊,林彦俊呢?”


尤长靖刚想冲去食堂,却被陈立农拦了下来,满脸委屈与不爽,“早下去和陆定昊他们一起吃中饭啦。你也让我去好不好?”


这是陈立农印象里第一次林彦俊没有等陈立农去食堂。


陈立农把外套披到林彦俊椅背以后沉思一会儿,把那种写了情话的粉色小卡默默塞回自己桌肚了。



贰拾玖


“我靠!陈立农你搞什麽啦!”


许凯皓拿出抽屉里的小卡片大呼小叫,引来周围一圈的视线。


陈立农眼疾手快夺了下来,趁着没什么人看清赶紧揉作一团塞到自己的桌肚里。


他觉得自己真是倒霉,放错地方的蠢事自己也干的出来。


陈立农感觉许凯皓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他望向林彦俊,那个人不为所动,甚至没有转身看自己一眼。


陈立农觉得有点委屈。


自己的喜欢为什么会开始让彼此忽然有了距离呢?



叁拾


“彦俊,我喜欢你哦。”


“陈立农,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烦?”


林彦俊推开想要扑上来的人,加快回家的步伐。


“林彦俊,你以前从来不这样。”


以前放学,陈立农经常要等林彦俊。今天,陈立农刚理完书包,那个人差点又没了踪影。


做错了什么嘛?



叁拾壹


“我要到家了,请你让开。”


“我不。”陈立农从来不撒娇耍无赖,这是第一次。


“是不是我对你的喜欢…惹你不开心了。彦俊,你告诉我好吗?”


林彦俊很烦,陈立农越好,他就觉得自己越糟糕。


他咬咬牙。


“你好烦。”他迎上陈立农受挫的目光,“我喜欢女生诶,喜欢比我矮的,喜欢安静的,喜欢双眼皮的,喜欢不会把情书随便给别人的! ”


我说的是真话吗?


至少最后一点是的。他看见了许凯皓高高举起卡片时,上面的一句情话。林彦俊觉得,陈立农不是那种人,可是…


他攥紧了拳,指甲陷入肉里的痛感让林彦俊不再往下想。他怕了。



叁拾贰


陈立农最后走了,离开时转身想对林彦俊说什么。


“我——”


话没有说下去,陈立农顿了顿。最后还是垂下头径直回了自己家。



叁拾肆


今年冬天来的特别早。


【彦俊,转凉了。多穿衣服,今早我就不和你一起走啦…但我还是会继续喜欢。】



叁拾伍


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好远。


本来见面点点头就当作打了招呼后会腻在一起的人,现在见了面,也仅仅是点点头。


陈立农还是会帮林彦俊带饭,他知道自己早上懒得去买早餐。


豆浆暖暖的,就像是那个人炽热的心。


可是豆浆不喝的话,会冷掉哦。



叁拾陆


【林彦俊知道吗,我有点想你。】


寒假的第一天。


林彦俊没有回复,但他回还反复看了好几遍。


其实我知道。


其实我也是。



TBC





叁拾柒


【今天好冷哦。】


林彦俊笑了笑【是啊。】


他放下手机不多时,响起了门铃声。透过猫眼,是那个臭屁的小孩气喘吁吁的样子。


“干嘛,从你家到我家这几米路也要用跑的哦?”


他们上一次说话好像是很久以前,现在见面空气都显得有一些尴尬。


陈立农把手中火红的围脖挂到林彦俊脖子上,“还冷吗?”


弯弯的眼角,林彦俊一瞬间觉得下垂眼应该纳入国宝才对吧?


“你……”


“就是,从家里随便拿的啊。不能说不好看。”


等到那人走远了林彦俊才嘟囔了一声“笨蛋”,送礼物不知道要把挂牌给剪掉吗?


家里拿的,谁会信哦。





TBC

*我高估了我自己…我以为能一发完的

*分为上 下两篇。预计一周后下篇更出来

*久等




“阿zun——”


饭局上突然爆出一句童言。


小小农咬字还不够清晰,在大人们的谈话里插出念了一遍小小橘的小名。


被打断的人不恼,“阿俊,小农很喜欢你哦。”


小小农的妈妈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小小橘,弯弯的眼角和坐在身边的儿子有几分相似,“他好久没笑得那么开心了。”


邻里之间的聚会气氛是轻松的,大人们欢笑着聊回了方才的话题。


只有小小橘看了一眼笑嘻嘻的人,别扭着撇了撇嘴,低下头时耳根悄悄红了。


“什么是喜欢吖?”


小小农扒了两口饭忽然抬起头问妈妈。


“看见他就想笑,想到他也想笑哦。”


小小农似懂非懂地点点了头。


小小橘放下了碗筷,含糊着说了一句我吃完啦就蹦哒着到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积木玩了。


小小农心不在焉吃了几口也从椅子上起身,溜到小小橘身边。他盯着小小橘,小小橘不自在地抬起头回视着。


“干嘛哦。”


奶里奶气的,像是嗔怪。


“阿俊,我喜欢你哦——”




////// //////




小橘冷冷的酷酷的,这一点让他在女生里很受欢迎。小农很可爱很讨喜,这一点让他在所有人里都很受欢迎。


“板着脸干嘛啦。”


在欣赏国小举办的六一晚会节目时,小橘也只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坐在旁边的人凑到他耳边,“我喜欢你。”


“看表演啦!!”


切,谁说小橘只会板着脸。


明明害羞的样子比谁都可爱嘛。




“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不好。”


“从前有座山——”


“我都说了不好诶…”


“山里呢,有一间小木屋。木屋里有两个男孩。”


小农指了指自己。


“一个叫农农。”


小农再指了指小橘。


“一个叫俊俊。


“然后呢——农农呀,其实有一个小秘密,但他不敢告诉俊俊。


“这个秘密就是——


“农农喜欢俊俊,喜欢的不得了!”


“陈立农你讲故事的水平真烂!”




“农农想考哪个国中?”


“有阿俊的。”


“为什麽噢?”


“妈妈说,这叫喜——欢——”




林彦俊第一次收到情书是17岁。


他打完篮球在换衣间里接过尤长靖交递给自己的一纸情书。“刚才一直看你打篮球那姑娘给你的。”


白白的信封前有一根红色的线打成了蝴蝶结的形状系在一起,林彦俊拆开取出信纸没看两行就被抽走了。


“喂。”


林彦俊伸手想夺回,却反手被黑着脸的人握住了手腕。


“你……”


见到陈立农的那一刻林彦俊一下子说不出话了。


陈立农见四下无人,把林彦俊堵到墙角。


“彦俊不可以收别人的情书噢。”


“彦俊不可以答应别的女孩子噢。”


“彦俊不可以写情书给除我以外的人噢。”


“彦俊不可以不喜欢我噢。”


“彦俊不可以忘记我喜欢彦俊噢。”


林彦俊轻轻推开了身前的人,哼了一声径直走出房间。


切,臭屁的小孩。


明明自己收到的情书比我还多嘛。




林彦俊发现自己的桌肚里又多出了一封情书,只不过包装没有那么细致,不过是拿了一张纸对折起来罢了。


他打开,纸上写了四个字:


【我喜欢你】


有人写情书还不落款吗?


林彦俊正正反反翻来覆去看了好几眼,还是没有署名。


他抬首环顾一圈,发现了坐在斜后的陈立农一直注视着自己。两人对上了目光。


确认过眼神,是送情书的人。




“干嘛和别人打架!”


林彦俊撩起陈立农的刘海,在看到淤青的那一刻还是顿了顿。


“嘶——痛诶!”


药水擦到额头的那一刻他忍不住浑身一颤。


“他们说你坏话啊!”


陈立农委屈地撇了撇嘴。


“不要理嘛!”


“可我喜欢你嘛!怎么可以听到别人说你不好!”


“大笨蛋自己上药啦!”


陈立农特别喜欢林彦俊红了耳朵的样子。


可爱。他得意地勾了勾唇角。




“立农学长!”


“陈立农门口有人找啦。”同桌许凯皓用胳膊肘碰了碰埋头整理笔记的人。


“立农学长你有对象吗?”


小学妹低着头一副娇羞的模样。


“啊?我吗?”


陈立农想了想林彦俊算不算,好像不算。又好像算,算半个的那种?诶,林彦俊有没有答应过自己和他在一起?有吗?没有吗?


“学长?”小学妹看着发呆的人试探性问道。


“啊啊啊……那个……”


“没事就不要堵在门口。”


清冷的男声从陈立农身后传到耳里,“让一下哦,立农学长。”林彦俊扯着嘴角阴阳怪气道。


“好的,彦俊学弟。”


陈立农不堪示弱道,虽然眼前的人比自己要大。


“不好意思哦学妹,我有喜欢的人啦。”


他看着远去的人背影,“但还不是我的对象。”




林彦俊脸色一天比一天差。


“林彦俊,你还OK吗?”班主任皱了皱眉。


坐在底下的人摇了摇头,继续埋头动笔。嗓子哑了快一周了,还是没有好。这几天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攥紧了笔,连咽口水都发疼。


打铃的时候所有人都趴了下来,林彦俊也是。等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忘记打水了。


但是空空如也的水杯现在已经灌满了热水。


下意识的回头,陈立农眼圈黑黑的,但眯着他笑的时候,有光。


“喜——欢——你——”


林彦俊看懂了嘴型,连忙转回了身子。




“放学了啦。”


陈立农拍拍林彦俊的肩,后者不为所动。


“回家再写啦,我好饿。”


他瞟了一眼对方手中的数学卷子,拖着音道。


“饿——阿俊——”


“啪!”


笔被重重摔到桌上,林彦俊起身凶凶地瞪着陈立农,“学校里不要这么叫我哦。”


“没人。”陈立农委屈地撇了撇嘴,让林彦俊有一瞬间心软。


“我喜欢阿俊!”


他刚想退一步,不料陈立农忽然调高了声响好似昭告全天下一样。


“学校就是不行!!!”



拾壹


“我喜欢阿俊。”



拾贰


“我很喜欢阿俊。”



拾叁


“我超喜欢阿俊。”



拾肆


“我特别喜欢阿俊。”



拾伍


“我无敌喜欢阿俊。”



拾陆


“我有那么那么喜欢阿俊。”



拾柒


“我……”


“闭嘴!”


林彦俊觉得自己不该给陈立农机会,以至于放学路上他的耳根几乎没有清净过。



拾捌


陈立农认识了一个香港来的朋友。


“陈辣…弄……”


小屁孩学粤语的样子有点别扭有点可爱。


“黑…风…黑凤梨!”


小屁孩表白的样子就很酷,有在耍帅。



拾玖


“老虎油。”


“什么?”


“爱老虎油。”



贰拾


陈立农没来上课,听说感冒了。


林彦俊觉得自己按道理作为一起长大的邻居朋友应该去慰问一下。


怪怪的。他撇了撇嘴,就好像应该…矜持一点?


但他还是买了一箱草莓牛奶去看望陈立农。


“彦俊来啦。”


陈立农“噌——”从床上弹起。


“笨蛋哦,那么大的人还会感冒。”


他没好气地说,陈立农倒是笑眯眯地应。


“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凭什么?”


唔。躺在床上的人琢磨了一会儿。


“因为我喜欢你哦!”


“瞎掰!”坐在旁边的人作势要走,结果被病人扯了回来。



贰拾壹


“要喂,手痛。”陈立农指了指放在一边的白粥。


“扯。你怎么不浑身痛。”


“那你会背我洗澡吗?”


“不会!”林彦俊扯了扯嘴角,将白粥送到人嘴里。轻轻的,是属于他的温柔。


“吼喜花阿巨!”


“再说话自己吃哦。”



贰拾贰


陈立农眼巴巴看着草莓牛奶,可是林彦俊不让喝。


生病期间要吃的清淡,忌甜。


如是说。


“我喝了两天白粥了。”委屈地嘟了嘟嘴。


“其实阿俊亲亲我就好了…”他嘟囔。



贰拾叁


这倒是提醒陈立农自己还没亲过林彦俊呢。


生病期间也要想着林彦俊,宜甜。


如是想。



贰拾叁


陈立农身体一好就回学校了,美名其曰是不想落下进度。但分明是想见到一个人嘛。


看到他,就是最最最最好的良药噢。


药名 喜欢。



贰拾肆


林彦俊中午喜欢去图书馆,陈立农以前是不喜欢的。


现在,也算不上是喜欢。


陈立农喜欢的是,看着坐在对面的人专心致志的样子,周围静悄悄,好像整个星球只有他们一样。


这种感觉,比书有意思多了。



贰陆伍


“彦俊——”


林彦俊抬头,朝着陈立农做了个【嘘】的手势,再指了指图书馆门口安静的标识。


陈立农乖乖不说话了,但他仍旧盯死死。


双眸干净透彻。


眼睛会说话噢。



贰拾陆


等到林彦俊合上书本的时候,陈立农不知道何时起已经睡着了。


伏在桌上,脸埋在臂弯里。


一本笔记本放在桌上,窗外的秋风带动了纸张,最末一页的最后一行,端端正正写了两个字。


阿俊。


哦,不只两个字。阿俊的后面还有一个小心心。



贰拾柒


“陪我来图书馆,自己还睡着了。”


林彦俊插着口袋疾步,陈立农跟在身后揉着眼。


“啊,太无聊了嘛。”


他发现今天林彦俊有点不同,往常无论走的多块都会停下来等等身后的人,可今天快走到了教学楼,林彦俊也没正眼看一下自己。


“彦俊,你不开心吗?”


林彦俊不喜欢陈立农的一点是,他什么都能看出来。“你喜欢我吗,陈立农。”


“喜欢。”


“先上课吧。”林彦俊放慢步子,拍了拍陈立农的肩,“没有不开心。”他安慰道。


林彦俊还是没有告诉陈立农他在图书馆里听到了什么。


没有质问陈立农到底喜欢自己哪一点。


没有劝陈立农不要喜欢自己了,不值得。


可是为什么,开不了口呢?



贰拾捌


陈立农想要还给林彦俊那天图书馆他给自己披上的外套,但是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后人影也找不见。


“长靖啊,林彦俊呢?”


尤长靖刚想冲去食堂,却被陈立农拦了下来,满脸委屈与不爽,“早下去和陆定昊他们一起吃中饭啦。你也让我去好不好?”


这是陈立农印象里第一次林彦俊没有等陈立农去食堂。


陈立农把外套披到林彦俊椅背以后沉思一会儿,把那种写了情话的粉色小卡默默塞回自己桌肚了。



贰拾玖


“我靠!陈立农你搞什麽啦!”


许凯皓拿出抽屉里的小卡片大呼小叫,引来周围一圈的视线。


陈立农眼疾手快夺了下来,趁着没什么人看清赶紧揉作一团塞到自己的桌肚里。


他觉得自己真是倒霉,放错地方的蠢事自己也干的出来。


陈立农感觉许凯皓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他望向林彦俊,那个人不为所动,甚至没有转身看自己一眼。


陈立农觉得有点委屈。


自己的喜欢为什么会开始让彼此忽然有了距离呢?



叁拾


“彦俊,我喜欢你哦。”


“陈立农,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烦?”


林彦俊推开想要扑上来的人,加快回家的步伐。


“林彦俊,你以前从来不这样。”


以前放学,陈立农经常要等林彦俊。今天,陈立农刚理完书包,那个人差点又没了踪影。


做错了什么嘛?



叁拾壹


“我要到家了,请你让开。”


“我不。”陈立农从来不撒娇耍无赖,这是第一次。


“是不是我对你的喜欢…惹你不开心了。彦俊,你告诉我好吗?”


林彦俊很烦,陈立农越好,他就觉得自己越糟糕。


他咬咬牙。


“你好烦。”他迎上陈立农受挫的目光,“我喜欢女生诶,喜欢比我矮的,喜欢安静的,喜欢双眼皮的,喜欢不会把情书随便给别人的! ”


我说的是真话吗?


至少最后一点是的。他看见了许凯皓高高举起卡片时,上面的一句情话。林彦俊觉得,陈立农不是那种人,可是…


他攥紧了拳,指甲陷入肉里的痛感让林彦俊不再往下想。他怕了。



叁拾贰


陈立农最后走了,离开时转身想对林彦俊说什么。


“我——”


话没有说下去,陈立农顿了顿。最后还是垂下头径直回了自己家。



叁拾肆


今年冬天来的特别早。


【彦俊,转凉了。多穿衣服,今早我就不和你一起走啦…但我还是会继续喜欢。】



叁拾伍


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好远。


本来见面点点头就当作打了招呼后会腻在一起的人,现在见了面,也仅仅是点点头。


陈立农还是会帮林彦俊带饭,他知道自己早上懒得去买早餐。


豆浆暖暖的,就像是那个人炽热的心。


可是豆浆不喝的话,会冷掉哦。



叁拾陆


【林彦俊知道吗,我有点想你。】


寒假的第一天。


林彦俊没有回复,但他回还反复看了好几遍。


其实我知道。


其实我也是。



TBC


评论(19)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