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圈🍩

超级制霸可逆不可拆!!

【超级制霸】上梁恋爱下梁单

*含车含车含车3000字🚗慎入 是很好吃的52
*终于圆了我把这两位写成老师的梦
*私设有 链接挂了评论告诉我补


“号外号外!今天我们的林老师是和一个美女老师一起来学校的哦——” 捧着一袋零食的学生急急忙忙地推开教室门又慌慌张张地合上,再大呼小叫起来。

陆定昊瞥了尤长靖一眼,就继续抄着手中林超泽的作业,“谁不知道林老师和陈老师有一腿。尤长胖,我跟你赌十包辣条,这事让陈老师知道俩人准定分。”

“你是不是希望林老师最好一直单身啊?”坐在后面的林超泽瞪了一脚抄着自己作业还不安分的人的椅子,“你这个数学成天不及格被叫去办公室的人,上周月考肯定没考好吧。”

林超泽说的没错,陆定昊他多次在被这个凶得要死的数学老师针对后暗暗诅咒他一辈子都没有对象——尤其是不要祸害他的one pick陈立农老师。

——事与愿违,自家的班主任和副班主任为一对甜死人不偿命的小情侣是几个看破红尘的同学彼此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而慧眼识眷侣的组织以陆定昊、林超泽、尤长靖三人为首,以及办公室若干老师不等。 虽然说这对小情侣自以为这个秘密保守的非常好。

-

“林老师,你……有女朋友吗?”新上任的女老师从进校门开始就跟在林彦俊的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现在又跟着他进了电梯。

“没有。”

“那那那那,我们偷偷地试一试好不好?我喜欢……”

林彦俊回过头看了一眼女老师:“我有对象了诶。”新来的老师都这么大胆吗?他想。

“啊?林老师你刚才还说你没有对象啊。”

电梯到达,门开了。

林彦俊看着站在门口正在等候的大男孩,忍不住笑着迎上前去接过了他递来的早餐面包。这是女老师从跟着林彦俊进校门到现在第一次见到他笑。

“你怎么知道电梯出来是我?”这是几天来困惑林彦俊许久的问题。

“我还不了解你这个规律得要死的人几点来学校上班吼。”陈立农拉着自己穿过走廊,指了指手表上的时针和分针,七点整正好形成了150°,“每天我出门了也不知道是谁还在床上睡大觉,不肯和我一起。”他凑到林彦俊的耳边悄悄地说着。

林彦俊不示弱地回应道:“谁让陈老师虽然讲只是体育老师,但作为班主任也是要比我这个数学老师兼副班主任忙一点的哦。”

到办公室后陈立农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林彦俊把包放在了隔壁。

的确是没女朋友啊。

林彦俊瞥了眼隔着一面透明隔板,认真准备今天一天工作的人。

和有对象又不冲突。


周一的早晨对于A班的学生们来说是很爽了——早自习为班主任进班看管,也就是看上去就好脾气的陈立农。

关键是自家班主任还是个刚上任的体育老师,不会抱着一大堆卷子,甚至还会和一些学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这倒是能和那个凶巴巴的副班主任中和一下。

“陆定昊同学,你作业又没做好吼。”陈立农在走廊里巡视的时候捉住了这个桌肚里藏着别人作业的家伙。

“陈老师,你行行好不要告诉林彦……啊呸,林老师嘛——”陆定昊赶紧把林超泽的数学作业往里推了推,迎上陈立农的视线挤出一个微笑,“要不然我告诉你一个关于林老师的小八卦好不好?”

我对象的事情我自己心里还没点b数哦。

虽然陈立农这么想,但他还是沉默着看着这个爱捣蛋的学生能说出什么东西来。

后者一脸神秘地摆摆手示意他凑到自己耳边:“林老师可能恋爱了哦,今天早上他是和一个美女老师一起来学校的吔。”

“……”

“你是不是也觉得很震惊!我也觉得!对!就是这个一副吃了屎的表情!但是陈老师我们八卦归八卦,你能把我的笔先放下吗?”

陆定昊桌子上的笔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陈立农拿捏在了手里,聚丙烯制成的塑料笔壳微微有变形的感觉。

“不好意思。”

陈立农立即放下了手里的笔,强忍着怒气从牙缝里憋出这四个字。

陆定昊觉得是自己看错了,那一瞬间这个软糯糯的老师双目里竟然透露出一股杀气,如果说眼神能杀死人的话,自己怕不是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他向坐在斜对面目睹这一切的尤长靖飞了一个眼神,做出一副“来吧请拿辣条砸死我”的欠揍表情。



陈立农熬了整整半个小时的早自习,趁着学生们打铃去操场晨跑的时候一下子冲进了办公室。

“林彦俊老师呢?”

“在茶水间……”

办公室的几位班主任老师都下去监督学生,只剩下几位任课老师,按理说陈立农也应该去的。可现在的他哪有心思,要是一不留神头顶养出一片青青草原怎么办?

吼,气死ne。林彦俊这个烂人每天早上赖在床上不肯起难道是为了和美女老师一起去学校吼?陈立农越想越气,一把推开了办公室对面的茶水间门,又“乓”的一声给关上。

“诶?农农,你没下去吗?”林彦俊已经打好了水,刚盖上水杯的杯盖就见陈立农进来,吓了自己一跳。

茶水间没有外人,林彦俊便肆无忌惮地叫着眼前人的爱称。

“彦俊今天是不是和今天早上在电梯里的那个女老师一起来学校的?”直冲主题,要的就是爽快。

林彦俊顿了顿,对方这句话很明显已经是陈述句了:“嗯。”

什么嘛。其实陈立农刚抛出问题就注意到了,林彦俊的手上拿着两个杯子,另外一个即是自己的。这让他心里的不满稍许少了一点,但是又有一点点不甘和一点点委屈。搞得好像自己有点无理取闹哦。

“哦……”陈立农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嘟着嘴别过身去就想要离开。

太丢脸了啦。他挪开没几步,就感觉自己被人拉住了手腕。陈立农一瞬间想挣脱可林彦俊的力气却出乎意料地比自己这个体育老师力气还要打,当然也可能是在他面前使不上力。

于是,闹小情绪的人被抓住了手不成,还被反压在了墙上。有力的触感与温度是不容置疑的。

林彦俊凑到陈立农眼前,两个人的鼻尖就像是要触碰到一起。他柔声道:“吃醋了?”两个人的身子也离得很近,林彦俊快要贴到自己身上来了。

“没有啦!”陈立农真觉得自己眼前的人好像是有读心术一样,每次都能看破自己的小心思,脸也腾一下迅速升温。

“是吗?”林彦俊朝着对方耳边吹了一口气,狡黠笑着歪歪头,“那我就放心了哦。”

言毕,林老师拿起了放在一边的两个杯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林彦俊,你这个烂人!”

-

陈立农真觉着自己的另一半是性冷淡。

除了他们确立关系的那一晚是林彦俊主动表白,其他时间都是陈立农在黏彦俊,就仿佛还是自己在疯狂追求对方的那一段时间,只有同居的生活才让陈立农后知后觉似乎的确是和眼前人在一起了。

关键是有些时候,给林彦俊暗示他还不解风情。无论是床上,亦或是刚才。真不知是装出来的还是真实如此。

陈立农想到刚才那一幕又觉着头大,明明这个人不是直男但总觉得患有直男癌。不过也不是哦,刚才林老师还帮自己打水呢。完蛋ne,该不会真的是性冷淡吧。

“男朋友性/冷/淡怎么办?”

陈立农在手机上细细推敲了一会儿,又把这句话删掉重新打成:“怎么引起男朋友的性/欲?”

“蕾丝内衣……”

陈立农看着弹出的广告,僵住的嘴角颇显无奈。又没有男款……不对不对,分明是这个方法太不靠谱啦!握着鼠标的手继续刷着,隔了半天才刷出一两天稍微有理有据的回复:

“温柔按摩…?这个看上去好像还可以诶。”

陈立农揣着下巴眯着眼思考自己该找个什么机会实施,悄悄地透过透明隔板看着右侧闭眼小鼾的人。

“陈老师,上课了。今天要借什么器材?”

体育委员尤长靖的声音吓了自己一跳,迅速合上手机屏幕转向站在身边的人:“不用不用,今天长跑,你把队伍领到楼下就好。”

“诶,长靖等一下。”看着体育委员点点头准备离开办公室的背影,陈立农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

他叫住了尤长靖,凑到后者身边压着声音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没有!我不早恋!”被这么唐突一问的人吓得以为班主任怀疑自己早恋。

“轻点啦——那我问你吼,你觉得你将来的对象怎么样会让你觉得有保护感啦?”

或许从这群正当少年时的高中生上问一下会比网上那群人靠谱一点——某人打着小算盘。

“对象柔软一点吧,撒撒娇这样?”

对彦俊撒娇?这合适吗?

他打发走了尤长靖后再偷瞄了几眼林彦俊。彦俊他好像真的挺累的,要不今晚回去给他按摩一下?不过这个烂人不知道会不会和我一起回家诶。每次都仗着下午没几节课就提前溜回家,也不知道等等自己。

愈想愈气的人甩甩头不再思考了,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捎上口哨与秒表就下楼。

陈立农心情不爽的时候就喜欢叫那群学生练习长跑,换来了好一阵的叫苦连天,就连下一节数学课人也软趴趴地没心思听讲。

林彦俊抱着电脑与考试试卷来到教室的时候就紧锁眉头,几个平时好风光的男生这时都伏在桌子上动弹都懒。

林超泽的那句“起立”唤得有气无力,也不过引起了几个学生慢悠悠地撑着桌子勉强站起来。

“一个个的怎么像是被虐待过一样哦?”

林老师严厉的责问让他们一阵激灵,这才起身却仍旧直不起腰板。

“是被虐待过了呀!上节课是陈老师的体育课,让我们顶着太阳去长跑还超级凶。”陆定昊这时候回答问题倒是来劲了。

林彦俊一听是陈老师的缘故轻叹一口气才没有为难:“好了好了坐下坐下,看在ch…体育课才原谅你们哦。”农农不会真生气了吧?他低头时不易察觉地咬了咬唇。

分明就是因为陈老师。目睹一切的陆定昊悄悄翻了一个白眼。



“下课。”

“走走走今天学生食堂有猪排,冲鸭!”

“陆定昊,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林彦俊清冷的声音无形之中拦住了正准备冲下楼的陆定昊。

后者只能在同伴幸灾乐祸的嘲笑中灰溜溜地跟着林老师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老师也都去吃饭了,一个人都不在。

“陆定昊同学,你觉得你这次数学52分改如何解决?”林彦俊把那张卷子放在办公桌上狠狠指了指似乎是血淋淋的两个数字。

“随缘解决。”陆定昊小声嘀咕。

“那我让你以后中午不许去篮球也没关系咯?”林彦俊指尖不耐烦地在桌子上敲击发出“叩 叩”的声音,听得陆定昊内心发毛。

“诶俊……咳咳咳林老师你还在办公室啊。”陈立农从洗手间回来,见林彦俊还没有下楼打饭有些疑惑,看见还有第三者在立马改了一个称呼。

陆定昊觉得自己是最亮的电灯泡。他也想走,可是林老师能让吗?

“吼,只考了52分哦。”陈立农拿起了那张惨不忍睹的试卷,“现在数学有那么难吗?”他随意扫了两眼,回忆起高中那些痛苦的回忆后悻悻地放下了卷子。

“好了啦,林老师,消消气嘛。”陈立农看着林彦俊紧缩的眉头稍微松开才放了心,“陆定昊同学你先去吃饭吧,如果期中考你不进步30分以上的话我就叫家长咯。”

陆定昊觉得眯眯眼的陈老师更加可怕,但是立即溜走了。

“你又放着他们。”林彦俊无奈摇了摇头,其实刚才见到陈立农那张脸的时候就没法再生气了,“吃饭去了。”

林彦俊跟在陈立农背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喂,今天下班我等你啊。”

对方显然是被这么突如其来的邀请吓了一跳,转过头说道:“可是,刚才子异老师邀请我下班去健身馁。”

王子异也是体育老师,和陈立农关系还不错。

林彦俊心沉了下去。

“那我去和他说……”

“不用了。”林彦俊垂下头摆了摆手。什么啊,心血来潮开口邀请他,居然是被拒绝了?一直被说是直男癌的人,觉得眼前的爱人比自己还要直男癌。

“哦……”陈立农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

等到陈立农和王子异告别回家后,林彦俊已经躺在床上刷着手机了。见到陈立农换下了制服打开卧室的房门,他赌气地别过身背对着对方。

“彦俊,我肥来ne。”

陈立农看见林彦俊的后背,再和上午百度到的方案联合到一起,灵光乍现迅速扑到了爱人的后背,轻轻地捶着那人的脖颈。

“彦俊不要不高兴啦,下次我一定陪你哦。”陈立农竭尽全力用着最温柔的声音凑到林彦俊的耳边呢喃道,满怀着期待等着对方的反应,轻捶的动作换成了揉捏。

林彦俊本来怀着满腔的不满,被忽如其来的讨好给震惊住了。回首一瞥那满是微笑的眉目,尽是柔情。林彦俊咽了一口口水,却只想着是陈立农将功补过的行为,根本没往别的地方去想。

“好了啦,你去洗澡吧。”林彦俊被按摩得很是舒服,过了一会儿转过身推搡开人,摸了一把头。

“……”

陈立农看着颇是一脸正直的林彦俊,一下子无话可说。什么啊?百度都是骗人的吼!完蛋ne,不会真是性冷淡吧。

他气冲冲地下床去了浴室,留给林彦俊一个莫名其妙的回味思考。

-

“诶。”

得知今天体育课因为陈老师病假而被取消,新转学来的余明君刚准备叫苦连天嘀咕肯定是数学老师要来占课了后,却发现只有班长站在讲台前管理班级秩序时,满是疑惑。

“网上不是都说,体育老师病假都是数学老师来占课的借口吗?何况陈老师今天不来上课,平时忙着抢课的林老师怎么没来哦。”

余明君忍不住问了同桌尤长靖。

尤长靖在桌肚里拆开陆定昊给自己的赌注——辣条,偷偷地拿出一条送入嘴中,一边咀嚼一边满不在意地回答:

“数学老师忙着照顾体育老师了呗。”

-

林彦俊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出奇的是陈立农居然没有去上班而是仍旧躺在身侧。

“农农你怎么不……”他掀开被子,发现陈立农蜷缩成一团哆嗦。林彦俊抚上后者的额头,发烫的触感证明了对方——发烧了。

“我靠,陈立农你不舒服怎么不叫我啊。”瞬间没了睡意。

林彦俊立即跳下床穿上裤子,随便地抓到了在椅子上的外套披上,冲到客厅,翻箱倒柜找到了发烧药,赶紧烧水。等水开的时候,再急急忙忙回到卧室拿出了体温计塞到人的嘴巴里。

“唔你睡着了呀……”陈立农含着体温计迷迷糊糊地回答,林彦俊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讲话。守在他身边3分钟后倒了一杯开水,拿着一板胶囊回到卧室,再抽出体温计。

“还好,37.8。应该是染了风寒。”林彦俊看着不是很高的示数松了一口气,把水和药递到了陈立农的手上。

“苦。”话是这么说,但看到林彦俊担心的模样,陈立农还是吞下药并往里灌了几口水。

肯定是健身害的。林彦俊没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是默默下了一个结论。

“彦俊,你帮我和主任请一个假。”陈立农指了指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林彦俊拿起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生日后解开了手机的密码锁,可是一打开是互联网的百度界面,看来昨晚这个人睡前看了百度。

刚想退出,可林彦俊的眼神一下子就锁住了“搜索记录”的第一条【怎么引起男朋友的性/欲?】点开来一看,往下没几条就是“温柔按摩”这一回答。

关键是陈立农还给这回复点了个赞。

瞬间觉得自己的某些能力受到了侮辱。

林彦俊转过头,陈立农浑然不知自己的小秘密被男朋友发现。依旧望着窗外发呆,感受到了自己的视线后还回过头来甩给自己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陈立农,你最好是给我解释一下。”林彦俊一下黑了脸,把手机递到陈立农面前。后者稍微刷了一下,立即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男朋友知道,心虚地立即低下了头。

默认了?好你个陈立农啊,飘了。

林彦俊一把抢过手机,沉着脸把手机放回了床头柜。

该治。该回答陈立农这个问题。

https://shimo.im/docs/VTA1eo8JrlkEZ2Vu/


https://shimo.im/docs/mvg3jnlC1s89gWVy/(图版防翻) 


-

陈立农的感冒整整修养了三天,接下来上课的一个礼拜喉咙都是哑的。

“胖大海。嗓子还没好吗?”

陈老师接过林老师递来的水杯,嘟着嘴不满道:“吼,也不知道是谁害的哦?”打水间又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林彦俊笑了笑,把对方再次压到了墙边,只是这一次温柔地吻上了他的唇。从软糯的唇瓣,一直亲吻到凸起的喉结。

“下一次,我会温柔的。”

评论(29)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