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圈🍩

超级制霸可逆不可拆!!

【超级制霸】望穿秋水

-编辑陈立农x作家林彦俊

-推荐配合听许嵩老师/锦零的《有何不可》
-私设有 是小甜饼♡






林作家最近一直在被一件事情困扰。

作为人气网络小说的写者,作品比人红说的就是林彦俊了。社交平台上好歹也是带着个V的人,却从来不po出任何有关生活的照片。

除了一个人,现实生活了几乎没人能把他和那位神秘的作家联想到一起。

而那个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让开。”

“我不。”

“陈立农,大街上我不想和你吵。”林彦俊攥紧了拳,见来者没有避让的意思,于是转身往回走。

在遇见陈立农之前,林彦俊没想到把自己从众多网络写手里挑出签约为作家,之后每天在网上催着自己交稿交稿交稿的编辑是比自己还要小的年轻人。

“林老师,距离你上一次小说交稿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你自己也不看看那些读者是怎么抱怨的吗?”

陈编辑跟上林彦俊的脚步,在他耳边嗡嗡念叨个不停。

林彦俊有些后悔上次把自己的电子名片发给陈立农了,要不然今天也不会认出自己,也不会黏在自己身边嗡嗡嗡地催稿:

“那就让他们等着好了啊!”

陈立农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仍旧默默跟着林彦俊。

大街上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后者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似的插着口袋低着头,自然是少不了路边人的什么非议。

“你看那边两个男生,像小情侣吵……”

往往是话说到一半就被林彦俊犀利到能杀死人的眼神给活活憋了回去。

这都什么事啊。煎熬地走到了家门口,林彦俊终于忍无可忍地对着陈立农说道:“陈责编,你就没什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吗?” 

“收到你的稿子就是我的工作啊……”

“你都跟到我小区了,现在我要回家,你可以走了吧!”林彦俊拿出钥匙,他恨不得立即回到自己的房间让耳根清净一会儿。

“我住在这儿。”

对方弱弱地指了指隔壁的那扇门。

“……”

“乓!”

我这是水逆吗?

林彦俊往沙发上斜斜一倒,用手掌挡住自己的双目放空自己。指缝里,他瞥了一眼书桌上一周没有打开的电脑,烦躁得转了个身。

写小说这种东西,怎么能着急啊。林彦俊默默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

“哗——”

林彦俊暗喊不妙,一下子弹起飞奔到窗前拉开了窗帘。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气一下子乌云密布突然暴风雨,之大宛如好几盆水在一瞬间往下淋了。

靠,昨天洗的衣服还晾在外面。

林彦俊抓起位于玄关的伞往外冲去。

水逆,老天野啊,我这一定是水逆!

想到前几天刚买了为换季做准备的衣服又要冲洗一遍,疾步的人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可走到门口,林彦俊却愣住了。

陈立农怀里揣着几件衣物,刚打开楼前的那扇防盗铁门就和迎面出来收衣服的人撞了个正着。

林彦俊本以为他在收拾自己的衣服,定睛一看发现被保护在怀里的几件衬衫如此眼熟。

“嗨……好巧啊又见面了。”

明明才分开了五分钟不到。

一声惊雷吓得驻在原地的人立即往前跨一步到室内,把怀里的两件衣服捧到林彦俊手里。

干干的,没有被淋湿。

“你……”

林彦俊颔首瞥见对方湿透的衣服和还在滴水的发梢,锁紧了眉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啊……就听到有雷声,进来的时候看到正上还有衣服,想帮你收回来嘛。刚拿下来就下雨了,没湿吧?”

湿透的人以为是自己行为不妥才引来对方的皱眉,立即解释道。

林彦俊摇摇头。

“那我先回去了哦。”陈立农甩了甩头,有几滴小水珠溅到了自己的脸上。可是林彦俊没有闪躲。

果然还是粗枝大叶的人啊。

林彦俊看着陈立农因为被打湿而黏在身上的衣服后背,隐约显出的肌肉线条发呆。

可是怎么注意到自己衣服晾在外面的细节呢?

“喂,陈立农。”

“嗯?”

“那个……咳咳回去的记得换衣服啊。”林彦俊撇过头把手握拳放在嘴边不自然地干咳两声。

“我知道的啦。”

果然,谢谢你这种话还是说不出口啊。

林彦俊无奈地摇了摇头,低首看着被保护得好好的衣服出了神。

下次再道谢吧。

-

“我跟你讲,我上次遇到的写手架子比你还大!真是的,写的文章还没你好,脾气居然还比你凶。”陆定昊手舞足蹈地向坐在对面的林彦俊比划。

“你口水喷出来了。”林彦俊恨不得让这个口无遮拦的人安静那么一会儿会儿。

陆定昊和陈立农一样,也是某网络小说网的编辑。有的时候林彦俊真觉得陆定昊说不定和陈立农……

“诶农农?”

认识。

林彦俊猛地一回头,发现陈立农也是一副吃惊的模样看着自己。刚走进咖啡店里的他立即坐到了他们这一桌来,落座在林彦俊的旁边。

怎么想什么来什么。林彦俊往一边挪了挪。

“好巧哦。”陈立农向林彦俊打了个招呼,后者显然爱理不理,却没有影响到身边的人挂在唇边的笑容。

“唔你俩认识?”陆定昊隐约嗅到了微妙的气氛。

“不认识。”
“认识。”

……

“好啦!不管认不认识现在是认识了,你们看一下想吃什么。”菜单被推到了两人面前。

“我想吃草莓慕斯。”

“那我这个。”林彦俊指了指菜单,“抹茶冰淇淋。”

“不行。”

林彦俊刚想把服务员叫来,没想到坐在旁边的人直接否决了自己。他抬头迎上陈立农仍旧是笑眯眯的眼神,气不打一处来。

“凭什么噢?”

“太冰了,伤胃。”

“夏天还不让吃冰淇淋啦?”

“马上立秋了诶。”

“……你管我!”

林彦俊气急败坏地招呼来了服务员,没好气地把银行卡递给来者,边道:“草莓慕斯……还有抹茶蛋糕。”

噗。

林彦俊听见身边的人笑出了声。

“笑我。”

“你是喜欢我吗?管我那么多。”

没有回应。林彦俊耸耸肩,有回应就怪了。

“我还没点……”其实陆定昊想说,但他看见陈立农做了一个“是啊” 的嘴型后,硬生生把这句话给咽下去了。


陆定昊后来被一个电话喊走了,于是小小的餐桌上只有林彦俊和陈立农无言地吃着手里的东西。

周围都是小情侣你侬我侬,被包围的两人有些尴尬。

林彦俊注意到陈立农的眼神一直在邻桌的几对小情侣身上滞留:“羡慕哦?你找个对象就好了。”

“没有啦。”陈立农回过神来冲着林彦俊一笑,眉目里多了一份狡黠,“我们现在这样就挺像了。”

“我是男的诶!”

“好巧!我也是馁!!”

???

林彦俊觉得自己有失身的危险。

他囫囵几口没了兴致就要离开,陈立农也放下手里的餐具跟了上去:“你那么讨厌我哦。”

林彦俊瞥了一眼身边的人,唇线紧压嘴角满是委屈之态,于是不忍心道:“没有。”

“那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你你你!”他真觉得上一秒的陈立农是装出来的委屈。

“有何不可?”

嘴角又耸拉下来了。

“你喜欢我什么哦?”林彦俊烦躁地揉了揉头。

对方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沉默良久后缓缓开口道:“彦俊很温柔啊。”

这是林彦俊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听到别人用“温柔” 这个词来形容他,一瞬间竟不知作何回复。

林彦俊还没来得及问原因,陈立农就开始自作解释:“你的文字就很温柔。”

“那你喜欢的是我的作品。”

“我在网上与你聊天时便想,是内心多么细腻的一个人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其实我向陆定昊打听过你,他说你很凶,但我不觉得。”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喜欢的就不仅仅是你的文字了。”

他刚欲反驳些什么,转眼却见陈立农严肃的神情且不容置疑,便把话咽下去了。

“没有人夸过我温柔。”

林彦俊顿了顿。

“你是第一个。”

“那我愿意成为第一个。”

他也顿了顿。

“第一且唯一。”

什么嘛,很肉麻诶。

不知觉中两人已经走到了家门口,林彦俊低头抽出钥匙时忍俊不禁道:“陈立农,你很会诶。”

“谢谢林老师谬……。”

陈立农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林彦俊闻声望去前者呆滞地看着房门的眼神:“怎么了?”

“完蛋ne”他无辜地向林彦俊撇了撇嘴,“我忘记带钥匙啦。” 指了指门。

“在里面。”

“我打电话叫锁匠。”林彦俊皱了皱眉,他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粗心的人。

电话拨完后,林彦俊抬头迎上陈立农无辜至极的眼神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在之前,你来我家坐一会吧。”

“好!”

看着人欢脱得逞的身影毫不犹豫地窜进了自己家,林彦俊有一瞬间觉得是自己在引狼入室。


“林彦俊你的电脑上面都积灰了啦。”

陈立农瞥了一眼在后面锁门的人儿,抽出一张一张纸帕将电脑上沉积的灰尘拭去。

“你在干嘛?”

“没干嘛。”他顺手把纸团扔进了垃圾桶。

帮我擦电脑叫没什么哦。林彦俊没有说。

“你休息一会儿,我帮你倒杯水。”

林彦俊端着一杯水从厨房里走出来时,陈立农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落坐在客厅的钢琴前。

指尖所抚琴键之处飞跃出一个又一个音符,尽管能听出有些生疏。少年注视着曲谱那认真的眼神与小表情,竟然让林彦俊觉得有一种

心动的错觉?

琴声戛然而止,少年侧首道:“啊彦俊,这曲子是你写的吗?”

“啊……嗯嗯。”

林彦俊不自然地避开陈立农的眼神。

“哇林老师,没想到你那么有才的啊。”陈立农起身接过水,忽然脸凑得好近,“彦俊你脸怎么那么红?”

“没没没有!”林彦俊下意识往后退,可没站稳一个踉跄即将向后倒去,混乱中抓住了一个东西。

是陈立农伸过来扶住林彦俊腰的手臂。

如此暧昧的距离,让林彦俊连耳根也烫的发红。

“彦俊你脸更红了。”

林彦俊看见眼前人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下一秒自己的脸颊上就被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陈陈陈陈立农你你在干嘛!”

老天野我怎么感觉自己被占了便宜呢?

“就很可爱啊。”陈立农把林彦俊扶稳了后,甜甜一笑俨然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林彦俊我好喜欢你哦。”

“好啦我知道了!”

林彦俊顿了顿,注视着陈立农清澈的眸。

“我会考虑的。”

“考虑什莫啊?”

“你自己想啦!”

-

“彦俊!林彦俊!”

“干嘛啦!”

林彦俊迷迷糊糊地聪床上爬起披了一件外套,开门前顺手看了一眼手机。

什么嘛才八点都不到,那么早干什么噢。

“你……”

“彦俊我想到你昨天你考虑什么啦!”

门外的人立即扑了进来,眼眶红红的有血丝。林彦俊皱着眉道:“你昨天没睡?”

“还好啦,就辗转反侧想了想嘛……然后突然想到了就来找你啦!是不是我昨天问你当我男朋友的事情!对不对!”

“是啦。”

“我聪明吧。”

“我是说考虑噢。那么高兴干嘛。”

“差不多啦。”陈立农歪头问道,“那今天陪我去新开的鬼屋玩好不好?” 软绵绵的声音就像是在撒娇。

林彦俊本是想拒绝的,可是看着眼前为了自己辗转难眠的人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好吧好吧,我去换衣服。”

陈立农很自然地跟到了卧室。

“转过去!”


“陈立农你到时候别被吓到哦。”

林彦俊接过售票处递来的两张门票,揶揄道。

陈立农莞尔笑道:“怎么会馁。” 他牵起林彦俊的手。

“彦俊不要和我走散了。”

鬼屋是很流行的丧尸主题,无论说是躺在病床上血肉狰狞的尸体忽然睁眼还是笼子里忽然伸出的一只手抓住林彦俊,都没有吓到后者。

只是陈立农看到丧尸抓住了林彦俊的手腕,很不开心地瞪了一眼那个真人NPC,气鼓鼓地往前加快脚步。

真是小孩子,还吃醋吗?

林彦俊忍俊不禁笑出声,可是转眼间眼前的人在一个转角后忽然不见了。

“喂,陈立农。”

没有人应,走散了。

林彦俊无奈地咬了咬唇,自顾自跟着指示继续寻找出口,偶尔留心一下周围的人影。

大抵过去了十来分钟,林彦俊有些累了找到一张桌子旁一把长椅坐下来打算歇息一会儿。

他刚坐下没两分钟,脚底忽然被什么东西给狠狠抓住。林彦俊惊异且好奇地朝桌底一看,一个女性真人NPC披着满头散发,画着狰狞的妆容,露出长而尖的獠牙朝自己龇道。

噗。林彦俊没有被想到,反而是有些心疼这些敬业且戏精的真人NPC。

“嗨,最近好吗?去吃饭吗?肚子饿吗?”

女鬼被这一波吓人不成反被撩忍不住笑意,但出于没有完成任务的职业操守又不禁有点沮丧。

“蛤蛤蛤我第一次看到那么沮丧的鬼诶。”

林彦俊话音刚落,手臂就被人拽了一把。本以为又是什么吓人的新花样,没想到回头居然是陈立农。

后者担心的神色里有一些生气,朝着那个女鬼做了个鬼脸。

“不许碰彦俊的脚吼。”

他把林彦俊护到身后。

“他是我一个人的。”


林彦俊从鬼屋出来以后就发现陈立农有一点闷闷不乐的,显然是听到了自己出于好玩说出的话有些不开心了。

“陈立农刚才走散了我很担心的噢。”

走在前面的人没有回头,只是放缓了步伐。

“陈立农怎么连NPC抓我的手也要吃醋。”

“陈立农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我做陈立农的男朋友好不好。”

眼前的人忽然就停了下来,林彦俊一下撞到了陈立农的怀里。他看见后者似乎是忍了很久笑意,得意地勾起唇角:

“好。”


——后话


某小说网论坛

【林老师最近怎么更新那么勤快?假的吧。】

【说好的母胎solo呢,林老师怎么把感情线处理地那么好哦我头掉了啦QAQ】

【好甜!!】

【只不过……为什么林老师打了“耽美”的tag开始写bl文学了…… 】

【可能是】

【有了经验?】

评论(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