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圈🍩

超级制霸可逆不可拆!!

【超级制霸】好好的

-制霸生日快乐吖今天大寿星当然在上面了
-现背 不上升
-纯属瞎编 如有巧合 那就锁shishi🔒




林彦俊要生日了。

“拜托——我25号再回家好吗?”

台湾下周四要开学,陈立农向经纪人求了很久的情也难逃23号回学校交作业补课的命运。

“不行啦农农,明年都要高考了诶。24号晚上不就回大陆了嘛?在急什么吼。”

可是林彦俊生日馁,一年一次。晚上怎么来得及。

陈立农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开始对林彦俊的心思比别的队员都多那么一点点,和他在一起的默契也比别人多一点点——

仅仅是多出来的一点点,让陈立农觉得自己对林彦俊的感情不大一样。

林彦俊为了这个生日会策划了很久的样子,但好像现在不能赴会了。他会遗憾吗?

“滴——”

[jjjustin:农哥明天林业局生日会去吗?]

“哒哒哒”

[超级農農:不去啦,我回高雄。你们玩吧🤦🏻‍♂️]

[jjjustin:好吧好吧那橘哥微信给你的邀请你收到没?]

邀请?

陈立农退出和黄明昊的聊天框,点开置顶。

空空如也,上一次聊天还是粉丝嘉年华的时候。

[超级農農:你们都收到了吗?]

[jjjustin:丞丞和正正都有诶,我们9不都有吗?]

[jjjustin:【图片】【图片】【图片】]

图片上是林彦俊和黄明昊等人的聊天记录,前者的的确确是邀请了并亲自给的VIP入场券。给三人发的文字内容大多相同,无非是改了称呼。

陈立农在屏幕上划动的手指顿了顿。

他再回到与林彦俊的对话框,依旧没有新消息。陈立农等了五分钟,等来的只有对话框顶端的备注忽而会变成【对方正在输入中…】

却什么也输入出来。

好傻哦,不想邀请就直说嘛。

[超级農農:😫彦俊我要回台湾了,明天你生日会我去不了了]

陈立农点击了发送,却又觉得言语有些不妥。刚欲撤回,对方“滴——”来了回复。

[8:知道了。]

陈立农觉得自己有点蠢,彦俊根本没想邀请自己的话,那刚才自己的行为岂不是有点好笑。

可是,林彦俊为什么不邀请自己呢?

是那“一点点”给他已经造成困扰了吗?

陈立农关上手机,想要把这件事忘掉,却不料想已经盘踞了整个脑海。

-

好久不见的同学与学校让陈立农心情稍有好转,他今天没看手机,是想让自己过的自在一些,想休息一下眼睛,想……

好吧,他就是不想想起林彦俊。

要不要打一个电话呢?

坐在练习室的空地里,挂念的人应该在海的另一边准备属于他的生日会吧。

我好想你,阿俊。

[阿俊]

陈立农按了两下删除键。

[林彦俊]

三下。

[那个生日快乐啊,好好的。]

十二下。

[生日快乐哦]

五下。

最后输入框里什么也不剩,陈立农还是退出了对话框,选择了微博。

【好好的。】

-

20:00的航班,陈立农19:30登机的时候生日会在北京如约举行。他切到小号,翻到几张林彦俊在舞台上从容且俊朗的笑意。

自己在屏幕前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哥哥今天很帅哦。他发给自己。

就这样远远看着阿俊就够了吧?我的遗憾对阿俊来讲是无所谓的罢。

可我真的好想陪你过生日,我们认识之后的第一个生日——

我能名正言顺参加的倒数第二个生日。

8月24日的最后几个小时,我在想你。

你呢?

-

“陈立农,你干嘛去啊?”

抵达北京机场的时候,是23:10分。

北京的夜晚有点冷,晚风打在陈立农身上是凉的。狂奔在北京的街头,他看表。

23:30。

等我。

我要亲口对你说那四个字。

隐隐约约的场馆在陈立农的视线里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直到完全出现,场馆的灯光已经暗了,只有一个黑色的轮廓和保安室那盏微弱的灯光。

23:45。

他绕道侧门,他希望林彦俊还没有走,还没有走远,还在准备最后的收场工作。

禁闭的侧门击垮着陈立农最后一丝念想。

陈立农打开wechat,那个置顶的最后一句仍旧是不温不热的“知道了。”

按住语音:

“彦俊,我好想你……我是说,我好想见你

“很烂诶,为什么不邀请我?是不是你知道我回高雄所以才不发的,不是因为嫌我烦对不对?

“你和你的Evanism今天应该很开心吧,彦俊今天超级帅哦。可是我也想看一眼馁

“每天写新歌真的好辛苦啊,不是叫你要按时吃饭吗?吃饭很重要,身体健康很重要,一定要好好的。

“阿俊,我想亲口对你说四个字……

“说什么?”

陈立农还没来得及上滑取消发送,一吓松开了手。顾不得撤回,后侧的人已经贴得自己好近。

“彦俊?”

陈立农回首,挂念在心尖的人就站在自己跟前。有一些倦容,有一些疲惫,身上还是香水的味道。凑近了不大好闻,但对陈立农而言更浓的是属于林彦俊的专属味道。

“四个字是,生日快乐?”

他仍问着刚才的问题。陈立农一时答不上来。

不是,不是。

是……

“还是,我喜欢你?”

耳畔的男声磁性让陈立农内心泛起波澜,他咬着牙忍住哭腔:“我……喜欢。没,不……不是。”

他吞吞吐吐,怕林彦俊知道,又怕林彦俊不知道。

怕破坏现在的兄弟关系,怕

只是兄弟关系。

“不是吗?”

额头有软糯糯的触感,唇瓣冰凉,可是两颗炽热的心在这一刻凑得好近好近。

“可我是。”

23:55。

“傻诶,北京那么冷。我等了你两个钟头。”

他话这么说,却把身上的外套披在了耳根通红的人身上。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陈立农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还知道,你很想我,我没有邀请你,你很难过。”

林彦俊的每一个字都直直说中了陈立农的想法,让他忍不住委屈。陈立农觉得自己现在不应该难过了,可是一切都猝不及防,一切都太过梦幻。

“彦俊,我……这都是真的嘛?”

“陈立农,到底是你傻还是我傻?真,真的不能再真了。”

话锋一转。“你还没有和我说生日快乐。”

他轻叹了口气,迎上陈立农的不知所措的眼神。

后者开口又止,轻咳了两声再道:“林彦俊,生日快乐。”

字正腔圆,少年严肃且可爱的小表情让过生日的人忍俊不禁。

“啊!完蛋ne我忘记给阿俊准备礼物了……”

林彦俊恨不得把这只容易害羞可爱到炸的巨兔融在自己怀里,于是一把揽住眼前的人。

扑通 扑通

“可我今年收到的最好最好的礼物已经在玩怀里了诶。”


番外



林彦俊思考了很久该怎么邀请陈立农。

他就是觉得,给陈立农的邀请是要最最最最最特别的那个。对话框里的文字写了又删,删了又写。

[农农,要不要来我生日会?]

十一下。

[生日会你来吗?]

七下。

[农农,来我生日会好不好嘛?]

十三下!

“滴——”

[超级農農:😫彦俊我要回台湾了,明天你生日会我去不了了]

……

[8:知道了。]

老天野啊! 我男人美了啦!



彩排间隙的时候,林彦俊打开和置顶的对话框。本来是想说些什么,没想到顶端的【即将成为我的小男友】忽然变成【对方正在输入中】。

他差点没喷出来。

等了好久,结果什么也没等来。

什么哦,这就是传说中的溜粉吗??



“大寿星不回家?回去别墅里我们还要开派对诶。”Justin拍拍林彦俊的肩。

“不回,等人。”

“等谁哦?你傻笑的样子像是恋爱了一样。”

“你总算说出一句像样的话。”



林彦俊是背着陈立农回家的,那个家伙在回去的出租车上一直在傻笑,笑着笑着居然睡的那么沉。

“农农脖子怎么了?”

范丞丞开门时指了指脖颈处红色的两点。

“咳,咬的。”

不过不是虫。

是我。

评论(6)

热度(159)